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網站首頁 | 時政要聞 | 理論學習 | 黨建巡禮 | 基層視線 | 黨性修養 | 基層信息 | 文化生活 | 廣聞博覽 | 編讀互動
現在的位置: 青海黨的生活網文化生活
一村一社鬧新春后莊村:從清朝走來的社火
來源: 青海《黨的生活》
發布時間: 2019-05-03 14:56:06
編輯: 王冬燕

       上午10時,大通回族土族自治縣橋頭鎮后莊村村委會前的小廣場上,68歲的雙胞胎兄弟趙元順、趙元祿揮舞著鼓槌,將身前的鼓敲得震天響。
鼓聲喚來的村民逐漸擠滿小廣場,他們有來參加社火彩排的社火隊隊員,也有來觀看表演的村民。看,那群穿戴整齊的舞獅小組,他們不過20左右的年紀,歡快地你追我趕;看,那些身著民族傳統服飾的村民們,他們手提花籃道具,各個笑靨如花;看,那些“報子組”的成員們,精神抖擻、信心滿滿……
參加社火表演的都是后莊村最普通的村民,他們中年紀最大的近70歲,最小的僅10歲。后莊村社火表演自清朝開始,傳承了近150年。在這個擁有2098人的村莊里,參與社火組織、表演等工作的村民多達230余人,占村民總數的11%。
舞獅表演者陳守群是第二次參加舞獅表演,他說:“從小看社火時,我就希望自己可以成為舞獅者。去年,我和小伙伴們第一次接觸舞獅表演,村中有經驗的舞獅表演者對我們進行訓練,僅第一個動作騰空就反復練習了一周。今年,再次舞獅,我們的表演相比去年更加流暢,但很多地方依然需要改進。”說起社火表演,舞獅組的成員們異口同聲地說:“當然還要參加,還要舞獅!”
扮演“報頭”的趙生啟身背“國泰民安”旗、手拿令旗,向記者介紹了自己的角色:“‘社火不到報子先到’,我們是社火表演的先遣隊,是其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看起來是不是很神氣?”說著,趙生啟和組員們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其實,最令村民們期待的要數每年正月十六的“種皇田”儀式。“13歲,我第一次參加社火表演,演‘八大光棍’中的一個;現在我55歲,依然在‘種皇田’時扮演燈官。”后莊村黨支部書記陳得元提起本村的社火,臉上洋溢著驕傲:“這一天,社火隊到廟里請龍并由燈官祈求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再由一對莊家夫婦架4對耕牛抬杠的犁杖和兩臺拖拉機帶領社火隊來到種田場地,在燈官祈福后表演撒種等春耕場景。我倒戴官帽手扶犁耙犁地半圈后將官帽整理好并帶領社火隊繞場一周,儀式才結束。隨后,燈官帶領社火隊來到廣場表演社火。按照習俗,先舞龍、舞獅、劃旱船,再跳老秧歌、棒棒手、拉花姐,寓意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然后跳八大光棍、藏舞等,寓意五谷豐登、歲稔民康。”

     金沖村:高臺百年薪火相傳

      過正午,景陽鎮金沖村的廣場上就已經擠滿了人,坐落在景陽水庫旁的這座村莊顯得格外熱鬧,原來是村里已經傳承了百年的高抬即將排練。
“我今天是專門來看高抬的,因為整個大通縣只有金沖村才有高抬。”專程從大通縣橋頭鎮趕來的米德吉說道。
在廣場一側,金沖村黨支部書記蔡進年和村里的高抬藝術傳承人星長青正在指揮安裝高抬。蔡進年書記說:“我們村的高抬從 1937年就開始表演了,到現在已經傳承了一百多年,我小的時候也上過高抬,站在上面非常害怕,但孩子們還是爭先恐后地想上去。”
      一個高抬的高度在3到4米之間,分為架子和底座兩部分。技術員們先將兩部分組裝完畢,再把6到8歲的孩子用繩子固定在架子上,最后給孩子穿上戲服,一個高抬就完成了。金沖村共有有十臺高抬,去年對3臺進行了改進,今年又改進了7臺,高抬分為2到5人四種,今天排練的只有2人和3人兩種。“人多的高抬更危險,但也更具觀賞性,不會輕易在排練的時候拿出來。”蔡進年書記說。
最初的高抬是樺木做的,在底下由四個人扛著前進,由于非常重,走幾百米就要換人來抬,破四舊時木制的高抬就失傳了,只有星長青叔叔星太瑞保留下了幾件頭盔和衣服。1982年,在縣委縣政府的幫助下,星太瑞和村里的幾位老人用鐵架重新制作了高抬,當時是用手扶拖拉機拉著走的。星長青說,“手扶拖拉機有個缺點,就是噪音太大,會影響觀看效果。于是去年我們又對高抬進行了改進,在底座下面加上了輪子,現在村里的路也修平了,幾個人就可以輕松推動高抬了。”
      雖然午后的天氣仍顯寒冷,但穿上比自己還要長的戲服,高抬上的小演員們還是顯得格外興奮。星長青說起了兩個高抬所演繹的故事:“這個穿黃色戲服的是趙匡胤,在他上面的是陶三春,講的是‘三打陶三春’的故事。這個穿白衣的是趙子龍,在他上面的是劉備和孫尚香,講的是‘劉備比武招親’的故事。”
“高抬在我們村里傳了五代人,在我家傳了兩代,現在我也在培養我們村里年輕人成為技術員,學會這門藝術。”星長青說:“高抬代表了我們農民希望國泰民安、五谷豐登的美好愿望,我們要繼續把我們金沖村的高抬傳承下去。”

     永豐村:民間藝人秦之聲

       大通回族土族自治縣朔北藏族鄉永豐村的朔北秦之聲戲劇藝術團在為即將到來的朔北鄉文化藝術周做著最后的排練。
秦之聲戲劇藝術團從1957年便開始表演秦腔,曾經中斷幾年,1977年恢復表演后一直傳承至今。現在秦之聲戲曲藝術團共有42人,其中有28男、14女,平均年齡43歲,他們基本都是業余兼職的農民演員,只在有演出時才會聚到一起。
這些農民表演者來唱戲大多出自對秦腔的喜愛。佘吉慶為我們算了一筆賬:“大家出去打工一天能掙兩三百元,但是來唱戲,扣除開銷,每人一天最多掙一百塊。”
然而,佘吉慶與村民們的堅持,換來了回報:“政府在知道我們的困難后,也對我們的藝術團給予了很大的幫助。”2012年,在朔北藏族鄉的幫助下,永豐村修建了戲臺子;2015年大通縣文化館撥款幫助藝術團進行了15天的培訓;2017年縣文體局為藝術團購買了11箱共計40件全新演出服,解決了他們演出服破舊的燃眉之急;各級政府還幫助他們聯系演出,去附近村莊為村民們送上春節期間的文化盛宴。
就這樣,原本僅憑村民熱愛存活下來的藝術團,越來越正規也越來越紅火,如今他們正在嘗試用“舊調唱新詞”的方式,將鄉村振興、精準扶貧、改革開放這些現代元素融入秦腔藝術之中。村黨支部書記王正倉說:“因為現代文化的沖擊,很多民間藝術面臨失傳,我們希望能夠將秦腔藝術的文化傳承下去。”
“這是我今天要唱的花臉”,這位熱情的年輕人叫張國智,來自秦腔世家:“在我家里,爺爺、爸爸都是秦腔表演者,我和弟弟從小就受到秦腔的熏陶,十幾歲就加入了藝術團。很多人驚訝,怎么會有年輕人喜歡秦腔呢?但這在我們村可不是啥新鮮事,我們還發揮自己的優勢,用手機在網上直播了秦腔表演,希望能讓更多的人了解秦腔、喜歡秦腔。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我們村里有很多人的手機鈴聲都是秦腔,這也算我們村的一個特色。”
化妝、包頭、穿衣、戴鳳冠,經過一個小時的緊張忙碌,準備工作就緒,張國智和其他演員們一同登臺唱起了《乾坤帶》。一聲怒吼,激越,深沉,高亢,永豐村的新春戲臺上,又響起了慷慨激越的秦腔……
(作者單位:青海日報社)


相關新聞↓
  [ 返回首頁 ] [ 打印 ] [ 關閉窗口 ]

分享到:

   
 
人民網 |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光明網 | 中國網 | 黨建網 | 求是理論網 | 央視網 | 博看網 | 學習時報 | 宣講家 | 青海日報 | 青海廣播電臺
 
青海《黨的生活》雜志社主辦 版權所有:青海《黨的生活》雜志社 技術支持:青海新聞網
未經《黨的生活》雜志社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email protected]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200號
黑龙江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