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網站首頁 | 時政要聞 | 理論學習 | 黨建巡禮 | 基層視線 | 黨性修養 | 基層信息 | 文化生活 | 廣聞博覽 | 編讀互動
現在的位置: 青海黨的生活網文化生活文化視野
日月山
來源: 青海《黨的生活》
發布時間: 2019-05-14 08:59:19
編輯: 王冬燕

  千里青海高原,重崗復嶺,跬步皆山。

  去年盛夏時節,烈日杲杲,萬山疊翠。我與友人登臨日月山。遠處雙亭佇立,于山巔之間互相凝望,腳下綠草如茵,傾吐千年泥土芬芳。日月山,這座盡顯塞外雄姿的高山,在熏風與烈日中,竟也有如江南女子明凈清澈的柔美。

  坐落在青海湖東側的日月山以其動人的傳說及厚重的歷史而獨樹一幟,冠蓋群峰。且不說日月山自唐代以來就是彰顯民族團結的地標,是漢藏魂之所依,心之所系,僅憑其農耕與游牧的分界及唐蕃聯姻的標志,愈加顯得不同凡響,撼動古今,讓人心存懸念,心生敬畏。

  “一條界限破青色,云開世外三千地”。日月山,屬于祁連山脈的一個分支,由西北向東南綿延,是一條自然地理分界線,又是一條人文地理和人文景觀的分界線。從地理角度來講,是青海農牧區的分界嶺;從人文方面看,又是蒙古族、藏族和漢族、回族的分界嶺。由于日月山上的土層為第三紀的紅色土,所以在古代稱之為“赤嶺”,而“日月山”其名的由來,據民間傳說跟文成公主進藏有關。

  說起日月山,其名見諸史冊頗為久遠,而且史籍說法極為響亮。《山海經·大荒西經》首載:“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山,天樞也。吳姖天門,日月所入”。“山行夜忘寐,拂曉遂登高。回首望知己,思君心郁悶。不聞龍虎嘯,但見豺狼號。寒氣凝如練,秋風勁似刀。深溪多綠水,斷岸繞黃蒿。驛使口靡歇,人疲馬亦勞。獨嗟時不利,詩筆難然操。更憶綢繆者,何當慰我曹”。漢代,趙充國率兵修路到鮮海,在日月山下留存駐軍的“營盤臺”,南北朝北魏神龜元年(518年),僧人宋云等求經改道日月山,發現山色皆赤,寸草不生,號曰“赤嶺”。初唐,是“唐蕃古道”“絲路輔道”的必經之地。元代,元憲宗蒙哥汗曾于1252年、1254年、1257年,三次在日月山祭天,日月山名又煜煜閃爍,明、清官吏經日月山往來于西藏……

  馬的鞍背之上正升起一盞下弦月

  雨后天幕正升起一盞下弦月

  映照古城樓幻滅的虛殼

  白馬時時剪動尾翼

  主人自己就是這樣盤膝坐在炕頭品茶

  一邊觀賞遠山急急踏步的白馬……

  ……

  秋天啊,秋天啊,秋天啊……

  高山冰凌閃爍的射角已透出肅殺之氣……

  ……

  竟又是誰在大荒熹微中嗷聲舒嘯牴牾宿命?

  ……

  到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著名詩人昌耀更在日月山下寫下了堪稱偉大的詩篇——《哈拉庫圖》,展現出他哈拉庫圖式的喜樂智能元素,他以不無得意的昂然之色,在日月山下開始了“頭戴便帽從城市到城市的造訪”……

  日月山不過青藏高原一峰,而其古來在軍事上具有重要位置。曾經在山下發生過石堡城等重大戰役。早在唐代,這里就舉行了中國歷史上茶馬互市的貿易活動。

  “塞上如今無戰塵,漢家公主出和親。邑司猶屬宗卿寺,冊號還同虜帳人……”如果說日月山的險要對世人而言只是一種感官的體驗,但終究還在于它古跡星羅棋布、古剎林立,傳說史跡遍布的自然人文景觀——

  諸多神話傳說及歷史故事,賦予了日月山特有的精神力量。傳說中的日月山,有著歷史的凝重感和民族的凝聚力。也或許,正因為日月山的荒漠,更增加了傳說的震撼力。

  “湟中羌道”“絲綢輔道”“茶馬互市”、文成公主進藏,賦予了日月山濃厚的文化象征。

  從西寧出發,向西便踏上了唐蕃古道。綿綿的唐蕃古道像一條悠悠的歷史長河,歷史老人面對茫茫草原,述說著一連串日月山的傳說。

  文成公主的遠嫁,促進了漢藏交流。她給藏區帶去了紡織、釀酒、音樂、舞蹈、天文、地理等各方面的先進技術,推動了吐蕃地區文明進程和經濟的迅速繁榮。之后,吐蕃創立了文字,從此,吐蕃地區步入了文明時代……

  “帝為幸始平,帳飲,引群臣及虜使者宴,酒所帝悲涕噓欷,為赦始平縣,罪死皆免,賜民繇賦一年,改縣為金城,鄉曰鳳池,里曰愴別……”(《新唐書.吐蕃傳》載)。繼文成公主進藏后的公元710年,金城公主入藏,力促唐蕃的再度和盟。

  信步徐行,一級級臺階雕欄玉砌,與散落在山間凌亂而莊嚴的“龍達”(藏族代表吉祥如意含義的七彩紙片)相映成趣。它們和著谷口的熏風,在艷陽中輕聲淺唱,仿佛訴說著前世的故事。

  景區內,巨大的石雕神牛,造型古拙,曲線粗糙,給人一種厚重的歷史滄桑感。雖然經過時光的洗禮而顯得斑駁,但其倔強的雙眸依然堅定,如孑立于世的孤寂英豪,傲然守望前方蒼翠的層巒。

  神牛旁的“文成公主紀念館”,實則是一座小寺廟。進入寺門,兩側鎏金的轉經筒、溢滿馨香的酥油燈,仿佛吸入了大山無塵霞光。大殿中,油燈通亮、青煙裊裊,慈悲的宗喀巴和十世班禪佛像,顯得神氣肅然。

  “漢家公主昔和蕃,石上今馀手跡存。風雨幾年侵不滅,分明纖指印苔痕。”懸掛“日月山”牌匾的山門后面,是高大的文成公主石像,在麗日熏風中,顯得溫文嫻靜,默默遙望千里之外的故鄉。其旁鐫刻著遒勁有力的“唐蕃古道”的巨石,在歲歲草木枯榮、牛羊遷徙之中,無聲地譜寫著1400年來漢藏友好的篇章。

  昂首仰望,文成公主這尊高大柔美的石像在熏風麗日下格外的純凈、安詳。“悵然唐王寶鏡殘,輕裘把酒,故里幾時還?蒼穹西去車塵遠,千里東望長安怨。”文成公主不遠千里赴藏和親,途經“赤嶺”駐足休憩,于寒風之中,身披御賜輕裘,舉杯遙眺、傾訴哀愁的畫面,仿佛呈現眼前——只見公主呈皓腕于輕紗,折纖腰以微步,面對赤地“煙雨飄搖枝新,玉鱗紛飛草枯”的荒山,回望東土。思鄉之際,手捧日月寶鏡,目睹繁華熙攘的長安城及歌舞升平的大明宮,不禁潸然淚下。悵惘之余,想起肩負的歷史使命,毅然決然將銅鏡摔下山崖,寶鏡帶著淚水,竟頓然化作了日月二山。文成公主一路西行,灑下行行清淚,匯成“眾水皆東,獨此西流”的倒淌河,直至碧波萬頃的青海湖……

  山坡上,環繞著文成公主雕像和日月兩亭,滿是五顏六色的經幡綢帶,美麗耀眼、溫煦可人。繞過文成公主雕像,背面是“古都送別”“赤嶺摔鏡”“藏王迎親”三幅青銅浮雕,真實生動地再現了唐貞觀年間文成公主遠嫁吐蕃的歷史印記。

  “過了日月山,又是一重天”。站在山巔,極目遠眺,山下的景色各有不同。西面,天高云低,莽原無際,牛羊成群,人煙稀少。東面,林木青翠,阡陌縱橫,村落點點,雞犬相聞……

  在日月山,倘若你純以觀光客的視角來審視眼前的一切,你恐怕無法理解其真正的歷史內涵。但倘若你以一個朝圣者的身份靜觀這一切,那絕對是截然不同的感受。

  歷史的大浪淘沙洗凈了鉛華,也一并在日月山留下了文明、團結與發展的痕跡……

  文成公主固然遠去,但她已成為中華兒女心中的圣靈,她不朽之魂已嵌入炎黃子孫的拳拳之心。

  仿佛一陣奇異的風吹過,文成公主的民間傳說的種子就撒在了中華兒女棲居的山山水水、村村寨寨,靜靜地,密密地,從此生根發芽。

  春華秋實,在華夏兒女心里長成琪花、瑤草、彩林。有關她的精神與付出已成為泱泱中華兒女崇拜的經典。

  下山途中,我再度凝望著白云掩映下的日月山,細細琢磨日月山這些古老而又真實的元素,感受著凄婉動人的傳說所夾帶著文人的加工調色,心中陡然萌生出諸多懸想——日月山,不單單是自然與歷史的偶遇,更是青海高原古歌中的一段千古絕唱……

                                (作者:王祥奎,西寧市城中區教育局)

相關新聞↓
  [ 返回首頁 ] [ 打印 ] [ 關閉窗口 ]

分享到:

   
 
人民網 |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光明網 | 中國網 | 黨建網 | 求是理論網 | 央視網 | 博看網 | 學習時報 | 宣講家 | 青海日報 | 青海廣播電臺
 
青海《黨的生活》雜志社主辦 版權所有:青海《黨的生活》雜志社 技術支持:青海新聞網
未經《黨的生活》雜志社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email protected]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200號
黑龙江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