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網站首頁 | 時政要聞 | 理論學習 | 黨建巡禮 | 基層視線 | 黨性修養 | 基層信息 | 文化生活 | 廣聞博覽 | 編讀互動
現在的位置: 青海黨的生活網文化生活昆侖走筆
明鏡
來源: 青海《黨的生活》
發布時間: 2019-05-16 11:02:30
編輯: 王和平

  那天已經飛了四個半小時,四個半小時的旅程使我從今天回到過去,從年近古稀回到剛剛而立——你知道了,我這是去新疆。接著又誤點了,我在機場假裝吸煙。因為我已經熟知吸煙的害處,而又找不到比吸煙更好的對付誤機的辦法。我知道不論誤多少點,最后每個人都會去到他想去的地方。連比這個更煩人的事兒我也早就經過了,看透了。然而,什么時候起飛的問題仍然提醒著人之大患在有吾身的愧責。

   后來飛了,后來到了,在一個小小的機場,阿勒泰。我感覺機場是建在林子里。那是一個星星比燈光更亮的地方。我非常在意于自己的所在。然而又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到了一個比遙遠還遠的山腳下。車迎了上來,車走的方向不是愈來愈亮而是愈來愈黑,于是抬頭,甚至在午夜天也藍得寶石般放光。

   住的地方使我想起招待所的老名稱。一再叮囑睡覺的時候要關上窗子。對于從盛夏來的我們簡直是不可思議。何況房間里滯留著煙氣和更多的酒氣,滯留著不正經的氣味。這樣在我們睡熟以后,便挨了秋風的一刀,這一刀捅歪了我們的脖子。

   歪著脖子也罷,我們上了路,經過隕石,經過不知其何年何月的古墓群,經過茫茫大漠的沉默無語,經過了石頭比水多的河道,經過了一會兒鎖起來一會兒打開的正在修建的公路。經過了顛簸和一位老朋友的接連嘔吐,經過了暴曬和凄風,經過了瞌睡入夢、頭顱撞擊、期待和懷疑:也許我本來應該永遠不離開那溫暖的匣子,是一部電影里描寫一個赫哲族獵人,他不理解為什么城市的人都離不開房屋——匣子。

   終于我們來到了鏡子里,早早見到了清輝和玉臂,非人間的清和玉,潔凈和涼爽,流向北冰洋的額爾齊斯河。你覺得這河水是剛剛一秒鐘前才從不遠的雪峰上融化流下的。它帶著前身阿爾泰山積雪的玉潔冰清,它時時揚起比白雪還白的雪浪花。在一切繽紛燦爛之后與之上,最動人的顏色是潔白,最動人的形狀是四濺的浪花。看到這樣清純的河流你覺得是被天使擁抱,被水花激揚。你慚愧,你悲傷,你歡喜而又慶幸,凡俗如你而終于來到了天使身旁。你覺得你的過去、未來、渺小的悲歡、不安的靈魂和生命已經隨河流而游走升騰。四面都是天堂的青藍,樹和草和小花,都是仙境的透明和晶瑩,夏季的雪山和藍寶石般的天空。都是大地的芳香和生命的安詳與自得,都是春天、夏天、秋天和冬天的風景,都是閃光的與觀看的眼睛,都是白雪,都是淚水,都是彩虹,也都是月亮和會鳴叫的蟲子。野花已經枯萎,甚至枯萎的花朵仍然發散著美麗和芬芳。洗滌吧,請洗凈再洗凈我的困擾的心身。

   我不知道這里的云杉已經存在了幾多年,它們的挺直,它們的深綠色,在它們背后的永遠的雪峰,它們的耐寒與密集,使我相信,如果宇宙中還有另外的星球上長有樹木,那么上帝的首選應該是云杉,俗話叫做雪松,它屬于永恒,它屬于太空。

   在我小的時候全家只有一個明亮的物件,那就是鏡子,我最喜歡的就是拿著鏡子玩反光,我只有在那個時候才感覺到靈活和自由,法術和力量,后來,就因為我拿著鏡子與想象中的妖魔斗法,我把鏡子摔了。后來的鏡子再沒有那種光明和力量了。把鏡子摔了,這是我永遠的遺憾。

   然而我終于在年老以后又找到了我的鏡子,完整而且巨大,青光熠熠——洗洗,包藏著我從童年到如今的夢。它就是月亮,它就是湖泊,它就是草地,它就是家園,它就是我想和你們一起去的地方。這就是新疆阿勒泰地區的著名景點:喀納斯湖。

   (作者簡介:王蒙,中國當代作家、學者,文化部原部長,茅盾文學獎獲得者。)

相關新聞↓
  [ 返回首頁 ] [ 打印 ] [ 關閉窗口 ]

分享到:

   
 
人民網 |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光明網 | 中國網 | 黨建網 | 求是理論網 | 央視網 | 博看網 | 學習時報 | 宣講家 | 青海日報 | 青海廣播電臺
 
青海《黨的生活》雜志社主辦 版權所有:青海《黨的生活》雜志社 技術支持:青海新聞網
未經《黨的生活》雜志社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E-mail:[email protected] 新聞登載許可國新辦[2001]55號 青ICP備08000131號
青公網安備 63010302000200號
黑龙江体彩